欢迎访问《别有病》网站

bybcn
别有病首页>>网评>> 事件>> 放血疗法曾害死很多人

放血疗法曾害死很多人

byb.cn
[事件] 作者 :byb.cn 日期:2021-6-25 00:01
    【byb.cn 】(来源:生命时报)放血疗法曾害死很多人,英国国王、法国国王、莫扎特、华盛顿等均是受害者

  北京大学医学部  徐  璐


  黑暗医学时代,有一种疗法“统治”西方医学界两千多年,被认为“包治百病”,无所不能,这就是“放血疗法”。古罗马人认为,放血是一个保持健康的合理方式。历史上不少名人因为放血疗法而丧生。


       1685年,英格兰国王查理二世在剃须时晕厥倒下,经判断只是轻度中风,但是十几位医生组成的御医团决定割开国王的血管,放了足有一个半品脱(约852.4毫升)的血。后来,他们接连给国王催吐、灌肠、脚底抹鸽子粪、鼻孔塞喷嚏粉、全身涂热膏药、喂山羊的胆结石,甚至把尸体的头盖骨磨成粉,掺入泻药,给国王饮用。可想而知,查理二世的病更严重了,最后又使用了放血疗法。就这样这位王族重患被一次又一次大量放血,有一次甚至割开了颈静脉。最后,老国王在临终前身体内几乎都没有血了。


        1791年8月,时年35岁的莫扎特正在创作《安魂曲》,身体却出现消瘦、贫血、头痛、晕厥等症状,到了11月,已无法下床,剧烈的呕吐、腹泻、关节炎持续侵蚀着他的身体。医生尝试了各种手段治疗这位音乐天才,最后采用了当时非常流行的放血疗法,这恰恰是导致其死亡的原因。有人估测,莫扎特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星期可能失血至少4品脱(约2273毫升)。


       1799年12月的一天,美国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骑马淋了大雨,回家后感到喉咙疼痛、呼吸困难,发起高烧。管家先给他放血,病情没有好转;私人医生再次放血,仍没有好转;两位名医赶到,又继续给他放血。半天之内放了三次血,总计约3.5升,华盛顿体内的血被放掉一大半!呼吸更加困难,到了晚上,华盛顿就停止了呼吸。我们知道,成人血液约占体重的8%,对维持生命起重要作用。正常人如果失血超过总血量30%时,就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后世的医生分析,华盛顿可能正是死于失血性休克,因为在半天时间里,他被身边的医生几次三番放掉了体内一半以上的血!现在看起来,这根本不是治病,简直可以说是谋杀。


        法国国王路易十五染上了天花。天花当时属于不治之症,御医们对路易十五采用的一样是“包治百病”的放血疗法。不出所料,路易十五很快就离世了。


    以“我思故我在”闻名的笛卡尔高烧不退,原本拒绝放血的他,竟又“理性”地决定接受放血,最终虚弱之极,永远地停止了思考。


       这些只是有记载的名人、权贵的例子,至于无名无姓、没有被记载下来的平民又有多少人死于放血,就无从考证了。在当时,质疑放血疗法的医生少之又少。推崇者认定,大多数病人是因为害怕而死,或者是错失了放血的最佳时机。


        医生们秉承一个理念:“无用的多余的血是所有疾病的基本病因。”其理论基础源自古希腊。医圣希波克拉底认为疾病是血液、黏液、黑胆汁、黄胆汁四种体液失去平衡所致。放血和发汗、催吐一样,都是平衡体液的方法。古罗马医生盖伦在此基础上建立起一套复杂的放血疗法。他认为,放血疗法可以适用于任何一种疾病,更是预防疾病的主要手段。


        在欧洲,最初放血的实施者都是教堂的僧侣。12世纪后期,放血疗法进入民间。医生建议患者放血,却不自己操刀,因此理发师们便开始为病人放血治疗。如今理发店门口旋转的红蓝白柱子,正是当年“放血疗法”的广告红色代表动脉、蓝色代表静脉,白色代表绷带。理发师放血的双刃刀具叫“柳叶刀”,也就是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的名字起源。


       放血疗法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达到顶峰。上至王孙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放血疗法“童叟无欺,人人适用”。如果说生了病采用放血疗法也就罢了,当时,有些健康人也定期放血,简直成为了养生保健方法。


        放血的工具更是“推陈出新”,埃及人曾使用的水蛭被介绍到欧洲。水蛭唾液里含有抗凝血和止痛的活性物质,水蛭吸饱血会自行脱落,也方便摆放位置。如果有患者剧烈头痛,治疗者就会把水蛭放进他的鼻孔里!因为水蛭疗法的风靡,整个西欧水蛭都被捕捉殆尽。为了满足需求,每年需要进口大量水蛭。


       19世纪中后期,放血疗法的作用终于受到了质疑。1840年,法国医生皮埃尔·路易斯发表了历时7年对2000名病人的临床观察结果,证明放血疗法不仅无效,还明显增加了病人的死亡率。紧随其后的英国医生休斯·本尼特发表了放血和不放血的两组对照病例数据,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西医逐渐确立起的循证逻辑,靠实证研究不断试错、自我否定,再不断精进之后,法国的路易斯·巴斯德、英国的约瑟夫·李斯特和德国的罗伯特·科赫所创立的细菌学改变了医生对所有疾病的看法——细菌致病的观念开始深入人心,体液学说终被推翻。而随着青霉素等抗生素的发明,它逐渐代替放血疗法成为治疗感染的常规用药。如此一个无用而有害的医学疗法,兴风作浪2500年后,终于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刻。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悉尼·伯维尔教授曾对学生说:“在10年内,你们现在学习的知识有一半将会被证明是错的。更糟糕的是,我们无法知道哪一半是错的。”回顾漫漫历史长河,医学的理性之光刚刚开始照亮。
搜索 百度 google 360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