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别有病》网站

bybcn
别有病首页>>网评>> 事件>> 新冠拉低欧美预期寿命

新冠拉低欧美预期寿命

byb.cn
[事件] 作者 :byb.cn 日期:2022-11-25 00:01

    【byb.cn 】(来源:生命时报)英国《自然·人类行为》杂志发表的研究认为,新冠拉低欧美预期寿命。研究发现,2020 年以来,大部分欧洲国家、美国和智利的人口预期寿命出现下降,保加利亚、斯洛伐克、美国降幅最大


  本报驻丹麦、美国特约记者 荷 芃 张东秀
  本报记者 张 健 任琳贤

  《生命时报》 2022-11-11 第1655期 第1版


byb.cn

  “新冠病毒大流行,导致欧美大部分国家预期寿命在过去70年中史无前例的下降!到2021年底,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的预期寿命持续低于大流行前的水平。”近日在英国《自然·人类行为》杂志上发表的研究中,英国牛津大学勒沃胡姆人口科学中心和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人口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得出上述结论。

  东欧、美国预期寿命降幅较大

  预期寿命是0岁新生儿的预期寿命,是评价国家整体健康状况的指标。正常情况下,预期寿命随着经济发展和医疗卫生条件改善而提高。上述研究人员分析了2020年以来欧美29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大部分欧洲国家、美国和智利)的预期寿命变化,结果显示,新冠肺炎引起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死亡冲击。从2019年到2020年,除了北欧国家丹麦、挪威,其他27个国家和地区的预期寿命都出现下降;从2020年到2021年,部分国家的预期寿命出现了回升,但东欧部分国家和美国却仍持续下降。

  其中,保加利亚是遭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预期寿命在2019~2021年间总共减少了43个月(约3.6年);其次是斯洛伐克,预期寿命两年减少33.1个月(约2.7年);美国排第三,总共减少28.2个月(约2.4年)。此外,智利、克罗地亚、捷克、爱沙尼亚、德国、希腊、匈牙利、立陶宛和波兰2021年的“预期寿命赤字”都远高于2020年。换言之,这些国家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死亡率在不断升高。英国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地区的人口预期寿命则与2020年保持大致相同的低水平,表明死亡率持续过高。

  研究还显示,中、西欧国家瑞典、瑞士、比利时、法国的预期寿命虽然在2020年出现了下降,但在2021年已基本恢复到2019年(新冠疫情暴发前)的水平。过往数据显示,西欧国家平均需要5.6年才能实现预期寿命增加1年的结果,但因为新冠疫情,这两年的进展已荡然无存。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研究主任卡洛·乔瓦尼·卡马尔达强调:“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研究中所有国家的人口预期寿命水平本应普遍有所增长,所以,人口预期寿命的下降,实际上要大于这项研究呈现的结果。”

  更需要警惕的是,寿命减损正向年轻群体转移。“美国是最典型的例子。”研究作者之一、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人口研究所研究员乔纳斯·舍利说,2021 年,美国设法将80岁以上老年人的死亡率恢复到了大流行前的水平,但80岁以下人群的死亡率有所增加。结果,美国的预期寿命连续两年下降,60岁以下人群的超额死亡率,是导致美国2020年以来预期寿命损失一半以上(58.9%)的原因之一。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数据也显示,美国预期寿命已达到几十年来的最低点:2019年为79岁,2020年为77岁,2021年为76岁,这是1996年以来的最低平均预期寿命,也是1923年以来降幅最大的几年。

  防控不力、疫苗接种率低产生的代价

  研究人员分析截至2021年10月接种完疫苗的人口比例后发现,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预期寿命降幅相对较小,甚至不出现下降,这也是东欧与中西欧出现差距的原因之一。东欧国家的疫苗接种率普遍低于西欧,尤其是保加利亚,60岁以上人群接种疫苗的比例不到30%,60岁以下人口接种疫苗的比例甚至不到20%,是所有被研究国家中接种率最低的。

  研究还发现,在大多数国家,新冠肺炎男性的死亡率明显高于女性,这可能也与疫苗接种相关。记者发现,无论国家与文化背景,青年男子趋向陷入一种误区思维——他们认为自己年轻力壮,不必接种新冠疫苗,就算感染也能扛过去。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研究作者之一、牛津大学人口统计学教授里迪·卡希亚普说,2020年至2021年间的一个显著变化是:2021年,随着老年人群疫苗接种率的提高,过高的死亡率开始从老年群体向年轻群体转移。当然,疫苗接种只是东西欧之间产生差距的因素之一,医疗保健资源和生活条件等因素也影响预期寿命。

  乔纳斯·舍利教授的团队曾专门针对医疗卫生保障和生活条件十分相似的挪威和瑞典,分析了新冠病毒大流行对两国预期寿命影响的情况。他们指出,挪威和瑞典的预期寿命十分接近,都处于世界前列。2020年,挪威预期寿命仍保持增长,瑞典却大幅下降,是因为新冠疫情暴发早期,挪威实施了广泛的公共卫生措施,瑞典则没有。

  早在2020年3月,挪威政府就采取了防控措施,如关闭学校等公共场所;启动旅行限制;鼓励在绝对必要时再与医疗机构联系,否则多数慢性病患者改为电话或线上问诊等。瑞典则采取“群体免疫”策略应对大流行,公共场所依然开放,文体活动等都在继续,导致疫情外溢他国,被国际多方指责。此外,研究人员还指出,与新冠疫情抗争需要大量的医疗保健资源。瑞典无论是本身拥有的医疗资源数量,还是疫情后能正常工作的医护人员数量(一些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无法坚守岗位),都不如挪威,进而导致原本预期寿命接近的两国慢慢拉开了差距。

  公共卫生措施到位,复苏会更快

  美国南加州大学人口学研究员特蕾莎·安德拉斯菲表示,新冠疫情暴发初期,美国缺乏应对疫情的国家协调,即使在拜登总统上台后积极呼吁采取接种疫苗、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部分民众依然不重视。这导致新冠病例不断出现,住院量剧增,不仅直接影响了新冠患者的预期寿命,也间接影响了在疫情期间需要就医的其他患者的预期寿命。美国医疗保健系统本就不够完善,当一部分医疗资源用于治疗新冠肺炎,会产生医疗挤兑,导致治疗其他疾病的医疗短缺。“慢性病、肥胖症和糖尿病的高发病率原本对死亡率统计数据没太大影响,但新冠肺炎出现后,其他的疾病就像被点燃的火柴”。

  “我们主要想探索预期寿命如何从死亡冲击中恢复。”乔纳斯·舍利说,“我们找到了两个答案:首先,老年人群的死亡率必须正常化,并且要保证死亡不能转移到年轻人群。其次,疫苗接种有所帮助。”在美国,80岁以上人群预期寿命恢复到正常水平就与疫苗接种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7月,美国50~64岁的人群中只有66.9%接种了疫苗,而65~74岁的人有82.3%接种了疫苗。这意味着美国2021 年夏季、秋季流行新冠德尔塔病毒期间,老年人群比前几波疫情中受到更好的保护。

  乔纳斯·舍利补充说,在 2021 年,瑞典等四国的人口预期寿命水平得以回升,主要因为他们同时设法保护了老年人和年轻人。在大流行公卫措施中,60岁以下人口的死亡应得到关注。一位在波兰就读的大学生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她的一位男同学刚毕业就感染了新冠,由于没有接种新冠疫苗,该男生呼吸困难,被送进重症监护室3天后便离开了人世。另外,很多年轻人因反复感染新冠,要么无法忍受治疗中依赖呼吸机带来的巨大痛苦,要么难以承受后遗症引起的身体折磨、心理落差和失业焦虑,最终选择了自杀。例如,英国牛津大学的医学高材生阿比吉特·塔瓦雷就在感染新冠后,出现心悸、脑雾(可导致大脑难以形成清晰思维和记忆)等症状,导致无法继续工作,多次求医未果后,他选择了用自杀与“长新冠”永别。

  美国成瘾中心首席医疗官劳伦斯·温斯坦也指出,因隔离防控,部分地区的病人没法及时就医,导致在家出现抑郁、自杀的情况不断上升;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经济下行,有些人铤而走险参与抢劫、枪支暴力等,也间接拉高了死亡率。

  研究最后总结道,两次世界大战和一些流感流行事件也曾导致预期寿命下降,但之后很快就看到“反弹”。然而,新冠肺炎对死亡率的影响令人困惑,这是过去70多年来全球最严重的“死亡危机”之一。公共卫生措施应对不力的国家,可能面临由新冠引发的持续性健康危机,预期寿命的改善也将长期停滞不前。而公共卫生措施给力的国家,复苏将更为顺利。
搜索 百度 google 360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