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别有病》网站

bybcn
别有病首页>>网评>> 事件>> 全球隔离生出不少坏毛病

全球隔离生出不少坏毛病

byb.cn
[事件] 作者 :byb.cn 日期:2020-7-13 00:01

    【byb.cn 】(来源:生命时报)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7月2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069万例,人们在与传染病作斗争的同时,受隔离政策等因素的影响,也出现了一系列其他健康问题,需要引起更多人重视。

 

本报驻日本、英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李珍 伍铎克 辛斌 桂林

 

日本六成上班族变胖

疫情期间,由于移动办公的普及和政府呼吁减少不必要的外出,日本街头民众明显减少。5月25日,日本全面解除紧急状态,终于可以自由出行的人们,脱下宽松的家居服后,发现原本外出穿的衣服小了一码。日本健康管理企业统计了2899名上班族疫情后的体重,结果发现,超过半数人胖了。6月2日,日本NHK电视台报道称,截至5月16日的手机应用数据显示,与1月相比,57%的用户体重增加,有人甚至在短短几个月内增重10公斤。与此同时,疫情期间,日本民众的每日行走步数大幅减少。对于这一情况,日本筑波大学健康政策专家久野谱也表示,虽然移动办公得到普及,但运动不足的状况照此持续下去的话,可能会引发糖尿病和高血压等疾病。他呼吁企业应积极管理员工健康,避免他们的身体受到进一步损害。

 

四成英国人没睡好

睡好觉才能保证一整天有精神,但自从遭遇新冠疫情以来,半数英国人承认自己没有睡好觉。

5月,英国咨询公司联合伦敦国王学院,对2254名16~75岁的英国居民进行调查,发现四成受访者自述比疫情前多梦。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人表示虽然睡眠时间比疫情前多,但睡眠质量不佳。研究人员分析发现,人们睡眠出现问题主要受三方面因素影响:一是长时间看手机,带来了各种焦虑情绪;二是以往的生活规律被打乱;三是在有限的空间里长时间共处,增加了家庭成员间的摩擦几率,破坏了睡眠氛围。

伦敦国王学院研究员鲍比·达菲说:“与新冠病毒一样,这场危机对人们的影响也因人而异,其中包括生活中最基本的方面,例如睡眠。”约2/3的受访者表示,疫情和居家隔离让他们感到不安,睡眠受到影响。鲍比表示,睡眠不足或紊乱通常是由压力引起的,睡不好又会反过来增加压力,形成恶性循环。建议大家即便处于非常时期,仍应尽量保持规律的生活状态,白天不要小睡,可以到人少的地方做做运动。

 

新加坡人身心失调

疫情期间,长期在家生活,突然改变的生活习惯会令人情绪不安;接受隔离的人,情绪更容易大起大落;上班族因害怕被感染,坐立不安……新加坡《新明日报》称,28岁的陈女士自从听说同事从疫区出差回国后,就开始感到胸闷气短,紧张得睡不着觉,检查排除感染后,被转诊到心理科。

新加坡创伤压力研究专家周伯翰表示,目前临床有很多新加坡人出现了类似陈女士这样的问题,心理学上称之为“集体歇斯底里”,就是群体内部的一部分或所有人聚集在一个充满焦虑与高压环境中,出现相同的身心失调症状。新加坡临床心理医生韦戴思·斋分析说,人们被迫困在家里,久了会逐渐感觉无聊,特别容易出现焦虑、恐慌和偏执等负面情绪,进而引发躯体症状,比如呼吸系统疾病、肠胃紊乱、偏头痛等。若疫情无法在短期内缓解,恐怕会有越来越多人患上抑郁症。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4月10日,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开通全国关爱热线。由心理学家、辅导员、社工组成的专业团队,根据求助者的需要,为其提供适当援助。韦戴思·斋表示,抗疫期间,让隔离者获得清晰、透明的信息有助管理情绪压力,这也是政府正在做的工作。建议大家给自己定一些目标,比如学习新技能、阅读书籍,做点有意义的事,来充实生活,缓解压力。

 

澳大利亚人借酒浇愁

疫情的焦虑、失业的压力、孩子的吵闹,打乱了澳大利亚人的正常生活秩序。在社交隔离政策下,不少人开始通过视频与亲友推杯换盏,互诉衷肠。

6月10日,澳大利亚ABC广播公司报道称,调查发现,近20%的人在疫情封锁期间饮酒量多于平时,本来只在周末喝酒的人,现在天天举杯。澳大利亚人从3月底就开始囤酒,酒铺销售额比去年同期高34%。澳大利亚酒精和药物基金会的拉勒博士对1000名家长进行调查,发现孩子们隔离在家,父母需要同时扮演老师、家长和玩伴等角色。加上疫情、失业、入不敷出等因素,导致“压力山大”的父母酒量大增。调查显示,因为承受着比以往还大的压力,妈妈的饮酒比例甚至高于爸爸。拉勒博士说:“如果你感到压力或焦虑,最好避免饮酒,否则会加剧负面情绪。”

为了应对民众的酗酒问题,澳大利亚政府加强了喝酒有害健康的宣传力度,越来越多酒铺自愿加入限购行列,许多人也开始自觉戒酒。

搜索 百度 google 360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