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别有病》网站

bybcn
别有病首页>>网评>> 事件>> 35岁成了职场一道坎

35岁成了职场一道坎

byb.cn
[事件] 作者 :byb.cn 日期:2022-1-14 00:01
    【byb.cn 】(来源:生命时报)晋升遭遇阻碍 离职难再就业 35岁成了职场一道坎

  受访专家: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  李长安

  本报记者  高  阳


  前段时间,一位45岁的程序员在中国政府网留言:“辞职回家半年后再回来寻找工作机会的时候,却发现连个面试机会都很难得到。”一位48岁的外企高管给市长信箱也写信求助:“辞职前还是公司的核心技术骨干,可辞职半年后连个面试机会都没有了。”两则留言在网络上引发了不小的讨论,让很多人产生焦虑感,职场“35岁现象”一直是近年来热议的话题,戳中无数中年职场人的内心。


  过了35岁,就不是“香饽饽”了


  “35岁现象”指的是,很多人一过35岁,上有老下有小,跳槽时,往往会有一个很大的顾虑:“如果跳槽后发现不合适,我还会轻易再动吗?我能暂时失业去等待更好的机会吗?”

  这一顾虑并非无病呻吟。环顾招聘信息,大多以35岁为上限。有学者曾对上海和成都的30万份招聘广告进行调查,发现上海八成以上的职位都要求应聘者年龄在35岁以下,而在成都,该比例也接近七成。在互联网行业,更是难见到年龄太大的员工。2020年,互联网公司“腾讯”的员工人数超过8.5万人,平均年龄为29岁,“快手”平均年龄为28岁,“拼多多”和“字节跳动”的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7岁。对于这些公司的员工来说,年龄越大,焦虑越深,35岁仿佛是一个关口。近年来,企业大量裁员,裁掉的或者说“被优化”的往往是中层员工。2017年,华为劝退34岁以上的交互与工程维护人员,2019年,滴滴宣布裁员2000人,主要是35岁以上的程序员。

  各地公务员考录年龄上限一般也是35周岁。早在1994年,中央国家机关首次招考公务员,当年人事部门印发《国家公务员录用暂行规定》,在公务员报考的资格条件中,对年龄的要求设定为18周岁以上,35周岁以下。时至今日,只是对高层次人才,才适当放宽到40周岁以下。可以说,35岁已经成为人们择业时的年龄分水岭。


  须看到中年员工的优势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李长安表示,45岁程序员的遭遇虽然不合情理,却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值得社会各界反思。将35岁作为职场的年龄门槛,肯定是不合理的。如果有企业劳动合同中规定,35岁必须离职的话,或者以各种原因辞退的,这是不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的,特别对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涉嫌违反劳动法。因此,仅从年龄来讲,企业无权、无理由辞退35岁以上员工。


  虽然“规定”是这样的,但现实却很“骨感”。李长安分析说,35岁职场危机可能和以下因素有关。通常来讲,人体的各项生理机能从35岁后开始老化,学习能力和记忆力可能没有年轻时好。面对家庭负担和职场压力,身心往往不如年轻人。而且35岁后,多数职场“老人”工作年头都比较久了,可能产生“职业倦怠”,这些问题都会带来焦虑感。


  对企业来说,更倾向于年轻人,是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李长安说,有些企业认为35岁以上年龄段,工龄不短,有一定经验和技术,但可能面临晋升的天花板,员工的技能难以提高,知识水平已经固化,加上这部分员工待遇较好,公司人力投入较高,不太符合利益最大化的要求。而年轻人精力充沛,加班热情高,可承受更大压力,人力资源投入性价比也更高。因此,升职的诱惑和末位淘汰的压力让年龄偏大、知识老化的员工处于不利地位。

  但这也不是绝对的,中年就业危机和年龄歧视也得分行业来看。李长安表示,对于知识更新快、吃“青春饭”的行业,确实年轻人的“性价比”更高。但也有的行业越老越吃香,比如医生、律师、教师等,知识和经验可以正向积累并转化。据统计,国家自然科学奖获奖成果完成人平均年龄为44.6岁,第一完成人平均年龄为52.5岁。李长安表示,对于35岁职场危机的讨论,应放在更广阔的背景上。目前,因为我国劳动力市场中劳动力仍很多,明年大学毕业生将突破1000万,致使很多企业在劳动力市场中表现很强势,“挑三拣四”,但这只是结构性的失业难题。长期来讲,随着老龄化加剧,延迟退休,劳动力市场中的年龄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眼下,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已出现下降趋势,劳动力市场招工难、用工荒现象也很突出,如果在劳动力市场人为设置门槛和年龄限制,可能进一步加剧招工和用工难。


  别让年龄挡住人才


  “打破职场35岁现象,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李长安建议,政府要加强劳动力市场监督,以劳动法作为治理劳动力市场的准绳,严格按照劳动法的规定,保障劳动者的权益。营造宽松的用人环境,去除对年龄的限制条件,建设大龄劳动者友好社会。比如在招聘时,取消将年龄作为录用的“刚性”门槛;建立畅通的职位晋升、岗位流通渠道,让各个年龄段的劳动者都有发挥能力的舞台等。


  全国人大代表蒋胜男建议,取消报考国家公务员需在35岁以下的限制。一些互联网企业陆续打破了“996”模式,地方公务员招录也在放宽年龄限制,例如,山东省事业编招考,把招考年龄放宽到40周岁以下;浙江省今年对于2022年应届硕士、博士研究生(非在职人员)的年龄放宽到40周岁以下。


  企业完善员工培训机制,实施定期培训制度,对需要转岗、调整的员工,给予充分的能力培训机会,为其拓展更广阔的职场空间。对于特别优秀的专业人才,可以放宽年龄限制,特事特办,不一定非要固守35岁界限。对于年龄偏大的人才,可以因材定岗,提供各种优惠条件,充分发挥其作用。李长安说,应对“35岁危机”的最佳利器是提前做好职业发展规划。每位职场人都应该有奋斗精神,跳出舒适区,适应新变化,努力提升,补齐能力素质短板,解决本领恐慌。如果是自己知识技能水平固化,没有提高,从劳动力市场的客观环境来讲也会逐渐丧失竞争力。

搜索 百度 google 360搜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