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别有病》网站

bybcn
别有病首页>>网评>> 事件>> 30人心脏按压救活暴发性心肌炎孩

30人心脏按压救活暴发性心肌炎孩

byb.cn
[事件] 作者 :byb.cn 日期:2018-11-9 00:01
    【byb.cn 】(来源:健康时报)开始只是发热、肚子疼,却让一个8岁男孩小雨(化名)心脏骤停8天,在经过江苏省常州市儿童医院30多人心脏按压5小时30000次,又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经历近30天的抢救和治疗,才终于撤掉了生命支持设备,心脏恢复了有力的跳动。

 

  近日,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宣告小雨的“暴发性心肌炎”已完全治愈。小雨目前已经回到了江苏省常州家中,父亲高兴地对健康时报记者介绍:孩子目前恢复良好,没有脑缺血等容易发生的后遗症。悉,这是目前已有文献记载,国内复苏时间最长、预后最好的案例,堪称医学奇迹,而创造这一奇迹的并非偶然,每一个救治环节都很给力!

 

  九死一生的暴发性心肌炎,一开始只是有点发热肚子疼

 

  “小雨平时体质很好,我暑假里还带他去游泳、爬山,他都能欢蹦乱跳地完成运动量,怎么也想不到暑假过了没多久却会遭遇这样一场大抢救。”回忆起来,小雨爸爸还是觉得这场病来得太突然。

 

  “周一(9月17日)学校老师反映,小雨说有点不舒服,肚子疼,还有轻微发热,但还是能坚持上完课。周二,我们把孩子接回家,在附近的医院当作肠胃炎看,吊了一点消炎药水。但这样治疗了两天,到了周四还是一点也没好转,发热没减轻,脸色变得更差,呕吐还加重了,这时我们才觉得有必要去更大一点的医院看看了,就带孩子来到了江苏省常州市儿童医院。”

 

  小雨跟着爸爸妈妈,一家三口周四(9月20日)晚上6点半到的常州市儿童医院,做了很多检查。

 

  “先去的内科,没有确诊,医生建议到外科看看是不是阑尾炎发作,外科医生反复检查之后,觉得不像是阑尾炎,又让查了心电图和重新验血。”

 

  “当时就是心里着急,想想怎么检查这么久还没搞明白是什么病,还要反复给孩子抽血检查,就不能一次给查清楚吗?”小雨爸爸心里不踏实,也因为不懂医学专业,不明白为啥这孩子的血得一次又一次的抽,孩子反复遭罪,病却还弄不明白。

 

  “事后才知道,这个病确诊需要不断排查,每抽一次血也是在排除其他疾病,如果我当时因为心疼孩子被反复抽血而不同意继续检查,或者要求去输液室给孩子挂盐水消炎,孩子就给耽误了。”小雨爸爸如是说道。

 

  多次抽血检查后,“验血报告回来了,结果显示小雨的心肌严重受损,初步可以诊断为心肌炎。医生看着床边心脏彩超告诉我:孩子左心收缩功能下降,心脏跳动乏力,情况十分危急!”

 

  “当时医生看到报告后表情很严肃,跟我说了这个病的危险性,也就是心脏随时可能会停跳。”小雨爸爸事后说起这一段过程还是有点紧张。

 

  ECMO转运车从上海出发,孩子心脏却停止了跳动

 

  9月21日上午,本来是中秋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然而常州市儿童医院里的所有医护人员却仍然像往常一样紧张地忙碌着。急诊科重症医学科主任邹国锦正在给经过治疗后病情暂时稳定的小雨查房,可就在这个时候,小雨的病情却突然发生恶化。

 

  “一开始查房的时候,他还跟我讲话呢,突然就心律失常了,出现心率紊乱、血压下降、室颤,随后出现抽搐、阿-斯综合征发作、心跳骤停。我们立即给他进行心肺复苏,气管插管,通过呼吸机辅助通气。”邹国锦介绍,经过一系列的抢救,小雨的心跳恢复了,但心率始终不稳定,血压偏低。

 

  “应该是暴发性心肌炎!”凭借多年工作经验,邹国锦判断这个孩子需要采用国际顶尖的体外膜肺氧合(ECMO)技术来救治。

 

  “暴发性心肌炎的起病急、发病凶、进展迅速,死亡率很高,如不及时救治,后果不堪设想。”邹国锦介绍,这种暴发性心肌炎的病人,他在发生了一次心跳骤停以后,如果后面再发生心跳骤停的话,复苏的成功率会明显下降。

 

  “就在那个时候,脑子里面就产生了这个意识:这个病人可能需要上ECMO,得马上进行联系。”邹国锦立即联系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PICU。

 

  2018年9月21日中午12:30许,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PICU的负责人,中国医师协会生命支持专委会儿科学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陆国平教授接到江苏省常州市儿童医院的紧急求救电话,一位8岁男孩小雨疑因“暴发性心肌炎”住院,病情危重,反复严重心律失常,血压下降,危在旦夕,需要紧急体外膜肺氧合(ECMO)支持。

 

  ECMO技术是国际公认的顶级急救技术,主要用于危重心脏或呼吸功能严重衰竭病人的救治。但跨地ECMO支持,存在着空间和时间上的阻碍,真正实施起来困难重重。据陆国平介绍,此项技术难度高,手术操作复杂,对监护要求高,需要专业的团队和娴熟的技术配合。

 

  就小雨的病情而言,目前摆在陆国平和邹国锦两位教授面前的困难是:一般心肺复苏给予ECMO的时间不超过60分钟,而此时从上海赶到常州市儿童医院需要3小时,加上设备搬运和操作,起码需要5小时,这5个小时,小雨的生命能等得起吗?

 

  两位主任在电话里紧张地讨论后一致决定,“小雨的暴发性心肌炎起病急,心脏及其他脏器没有发生器质性病变,即使希望渺茫,但面对一个鲜活的生命还是要抛开习惯思维,必须一搏。”

 

  “考虑该患者可能需要行ECMO,所以我们这边在给小雨做中心静脉置管的时候选择用了股静脉,特意把颈部的大血管预留下来。”

 

  另一边,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副主任医师、ECMO专家闫钢风医生收到了陆国平主任的派遣, 14:20左右,闫钢风率领着上海的ECMO转运团队已经火速出发,120救护车在高速公路上向江苏省常州市儿童医院飞驰而去。然而,下午就在转运车刚从上海出发后不久,小雨的病情却突然急剧恶化,血压直线下降至无法测出,心跳呼吸停止!

 

  转运前,30个医护人员完成心脏按压5小时30000次。

 

  陆国平教授事后对记者解释,暴发性心肌炎就是这样猛烈袭击,所以病死率可以达到50%~80%,是导致儿童死亡的重要疾病之一,诊断与治疗上稍有延迟,患儿即会失去救治机会,或出现严重的器官功能损伤,尤其是大脑的严重损害。而快速、有效的现场心肺复苏技术(CPR、除颤),进行体外膜肺氧合(ECMO)、紧急安装起搏器是最有效的救治途径。

 

  常州市儿童医院小雨的床位医生倪永成与小雨父亲进行了沟通,小雨爸爸表示,只要有一丝生的希望,就决不放弃。在ECMO到来之前,常州市儿童医院整个急诊科重症医学科的医护人员都投入到这场紧张的现场心肺复苏抢救当中。但,还是不够。毕竟,胸外心脏按压对医务人员的体力是个极大的考验,每分钟100~120次的按压,并且按压的深度、手法都必须到位,一般按压1~2分钟就要换人,才能保证按压的效果。可是,从上海到常州,路上至少要3个小时,孩子能撑到那个时候吗?而同时,为了确保胸外心脏按压的质量,医护人员的体力也面临考验,邹国锦把这一情况向院部汇报,请求人力支援。

 

  了解具体情况后,常州市儿童医院院长薛鹏、副院长王秋伟来到小雨的床旁。当时由医务科紧急调集了全院近30名医护人员,在急诊科重症医学科患者病床边排着队,以便保证可以轮流进行不间断胸外心脏按压。

 

  “呼吸科、神经内分泌科、感染科、普外科、心脏科、麻醉科等科室都有医生护士赶过来。”急诊科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李亚民介绍:“医护人员在按压的时候,我们就在这边一直做评估,看血氧饱和度,看血压,因为要保证每一次按压都是有效的。”

 

  “大家排着队,差不多两分钟,前面一个人也觉得自己已经体力不支了,又或者心电监护上面看到效果不太好,马上就会讲‘下一个准备’,后面一个人就会马上顶上去,中间换手的时候基本5秒左右。”重症医学科副护士长张群介绍。

 

  “暴发性心肌炎确诊还没多久,医生就告诉我孩子呼吸心跳已经停止,进入紧急抢救状态。这种看着孩子的生命一点点流失,却完全无能为力的心碎感,一般人体会不到,而且还夹杂了身为父母却什么都帮不了孩子的无力感。”小雨爸爸坦言自己当时已经崩溃了。而那时,小雨的妈妈已经在门外受不了了。“当时听到孩子再次心跳呼吸骤停的消息,小雨妈妈在门外崩溃了,一下子昏了过去。”

 

  李亚民说:“当时,院领导和医务科、护理部都在这边坐镇协调。大部队人马在这边抢救孩子,我就临时抽出来去安排救治孩子的妈妈,急诊科护士护送着小雨的妈妈到了急诊科抢救室。”

 

  下午6时许,下了夜班没有休息,已经持续工作44小时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闫钢风,率领着ECMO专家团队冲进常州市儿童医院。

 

  转运和时间赛跑,ECMO插管显威力

 

  傍晚,ECMO如约来到小雨的病床旁。可当时小雨没有自主心跳,无法停止心肺复苏。在常州市儿童医院的医护人员继续轮流做心肺复苏的过程中,到底要不要上ECMO这个昂贵的设备,闫钢风迅速做了评估:“当时小雨的心脏还在跳动,但是对供血已经无效;瞳孔还没有散大,说明脑功能还没大幅度损伤,值得尝试救治。”

 

  闫钢风去病房门外,跟艰难等候在门外的小雨父亲做了最简单的沟通,“我是上海过来的负责抢救的,刚才做了评估,目前还有机会,建议上ECMO抢救。”

 

  小雨父亲毫不犹豫同意了。“其实我当时觉得希望有点渺茫,但我不想放弃任何救治的机会,医生跟我一说,我就同意并签字了。”

 

  “我们属于普通家庭,ECMO因为是高端设备,救治费用并不低,当时孩子的情况也不一定能救活,但我们还是相信医生的判断,黄金抢救时间只有几分钟,医生也没有太多时间去解释,我能做的就是马上签字同意医生先插管。”小雨爸爸事后对健康时报记者如是说。

 

  整个沟通不到两分钟,闫钢风医生立即返回病房组织实施体外生命支持(ECPR),要用最短时间插管让ECMO运作起来,代替人工进行ECPR心肺复苏,维持好心肺功能。

 

  此时插管进行的外科手术操作难度极大,小雨在经过长时间的抢救后,颈部组织水肿,血管分离困难,一直在进行心肺复苏中的小雨的身体随着心肺复苏的节奏不停地晃动着,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外科张文波医生在这样的条件下,完成了极为精细的血管手术,协同主管护师贺俊同步完成置管。

 

  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ECMO专家组到达常州市儿童医院45分钟后置管成功,约19:30,ECMO正常运转,持续5小时的人工心肺复苏终于停下来。

 

  一直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ECMO团队到来,ECMO设备正常运转起来,按压时长达5个多小时,300多分钟,累计超30000次!从下午到晚上,重症医学科灯火通明,汗水无数次湿透衣背,所有的人都高度紧张,全神贯注,坚持等到ECMO为小雨停止运作的心肺再次注入生命之源。

 

  “后来看到孩子有清亮的尿液出来,我们全都激动了。”张群说:“小便出来就说明肾脏功能没有太大的影响,重要脏器保护得好,这是我们非常想看到的结果。”

 

  “小雨5小时的心肺复苏确实属于医学上的奇迹,得益于当地医院良好的人员组织和心肺复苏技术掌握的娴熟,也得益于医生和家属锲而不舍的坚持。”陆国平教授强调,心肺复苏技术是一门基本的现场急救技术,可挽救病人于转瞬之间。但心肺复苏并不是时间越长越好,一般超过30~60min的心肺复苏被认为心脏恢复的可能性会很小,且大脑缺血时间过长,很容易出现严重的脑损伤。

 

  随着ECMO支持,小雨的血压从最初的58/48mmHg很快升到104/93mmHg,氧合也逐步接近正常。小雨与死神的距离又远离了一步。晚上九点多,小雨病情基本稳定了。又做了一些检查后确定病情暂时平稳,ECMO转运开始,这又是一场与死神赛跑的旅途。

 

  心脏临时起搏器帮助恢复心跳,8天后撤离生命支持设备

 

  返回上海的路程仍需3个小时,小雨的病情极其危重,随时可能出现严重并发症,而救护车上空间狭小,救护车在加速、减速或转弯时,都会对ECMO的血流速度造成很大影响,闫钢风率领转运团队一直密切关注着小雨的监护情况。

 

  “我们分工协作,目不转睛地盯着各种仪器、设备和救命管道,密切观察小雨的病情变化,随时调整仪器参数,以便保障患者在高速公路转运途中的安全。”

 

  暴发性心肌炎上ECMO治疗的话,救活的成功率是75%,不上死亡率是75%。据健康时报记者了解,为小雨开展的心肺复苏过程中进行ECMO、ECMO的远距离转运、ECMO病例的脑保护都是ECMO技术的高难度动作,国内仅两家儿童专科医院有能力开展,除了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外,另一家是北京的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原陆军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而作为国家儿童医学中心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建立了华东六省一市危重儿童转运系统和新生儿转运系统,最远距离达到了1000公里,最远到了厦门。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院长翟晓文表示,目前他们已经完成全国16家儿童医院ECMO队伍的建设,覆盖了全国中西部14个城市,有1/3的单位真正开展起儿童ECMO技术。

 

  初秋的午夜有了丝丝凉意,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陆国平教授早已在上海的病房等候。

 

  23点45分,小雨被送到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重症医学科,陆国平第一时间对小雨进行快速评估、检查后,发现孩子没有心跳、没有脉压差,心脏功能几乎没有。

 

  9月22日,凌晨1:20分,陆国平教授为小雨安装了心脏临时起搏器,通过临时起搏来帮助孩子恢复心脏跳动。

 

  陆国平教授表示,“现在看来这个决策很关键,既帮助了孩子心脏跳动、也有利于其心肌功能的恢复和ECMO顺利进行。”据陆国平教授介绍,小雨病情危重,心功能极差,接受了长时间的心肺复苏,除了原发病“暴发性心肌炎”,各个器官功能都受到严重的缺血缺氧性损伤,需要系统性治疗。

 

  专家组每天对患儿进行详细讨论、制订周密救治方案,努力保护和恢复孩子的心脑功能,救人和救器官同步进行着。

 

  经过8天细心、艰辛的抢救,小雨的生命指征象、身体器官功能慢慢开始好转,心跳一个一个出现、恢复跳动,血压差一毫米汞柱一毫米汞柱地慢慢出现、上升,心功能逐渐好转,脑功能逐步稳定并好转,一切的迹象都给了大家希望。

 

  9月29日上午11点,ECMO支持8天后,小雨成功撤离ECMO。

 

  国家医学中心全力救治,儿科医院危重儿童救治领跑全国

 

  在上海的抢救,同样得到了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整个医院的支持。作为国家儿童医学中心,院长黄国英、书记徐虹“全力救治患儿”要求下,翟晓文副院长立即组织重症医学科、心内科、放射科、超声科等多学科专家组,进行抢救,共同制定小雨治疗方案。

 

  10月9日,小雨转入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心内科病房开始进行恢复治疗。据儿科医院心导管室主任吴琳介绍,目前超声心动图、心电图以及24小时动态心电图评估均显示,小雨的心脏功能已完全恢复、心律失常已痊愈。生化指标显示,心肌细胞的损伤也在逐步恢复中。

 

  吴琳教授进一步解释,从临床评估判断,小雨已平稳度过了心肌炎急性期,远期预后乐观。但由于衡量心肌细胞损伤的生化指标尚未达到正常,因此小雨在出院后仍需要定期到医院随访,警惕心肌炎后遗症,包括心律失常以及心肌炎后心肌病变等。

 

  10月19日,小雨闯过重重关卡,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康复出院了。出院前小雨已经恢复到病前状态,在床上开心地阅读儿童读物。

 

  “目前已经处于恢复阶段,小时候的事情都记得,医院里长了几棵果树,结了几个果实,他也都知道,医生说这表明他全身各器官功能、尤其脑功能恢复良好,后期并不需要特殊的药物治疗,结局超乎想象!”小雨爸爸高兴地说,“现在看来,当初在对孩子的病情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相信医生的决定是对的”。出院当天,小雨爸爸给上海儿科医院救治团队送了锦旗。

 

  10月23日一大早,小雨爸爸带着鲜花和锦旗来到江苏省常州市儿童医院。“仁心医护情系患者似亲人,白衣天使创造生命的奇迹。”小雨爸爸说,花篮上的对联是他自己想出来,是他心里真实的想法。(健康时报记者 尹 薇 驻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特约记者 罗燕倩 常州市儿童医院 钱群华)

搜索 百度 google 360搜
赞助商链接